鲁特新闻

联系我们

金宝搏

联系人:滕经理

手机:15854508777 13806454806

电话:0535-2377966

传真:0535-2377877

邮箱:lt@lzltjx.com

网址:http://www.pa-pcabs.com

地址:山东省莱州市沙河镇206国道莱州段197公里处

大连:15岁男孩右腿被8吨叉车齐根碾断


作者:金宝搏 2020-07-07 09:24


  “叔叔你救救我我疼”说完这句线岁的小金华就昏了过去。李鑫说,那一刻,孩子冰凉的小手抓着他,让他直到现在也难以忘记那种温度。26日16时10分,一个血肉模糊的孩子被送到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一院急诊骨科。经过一场近乎“疯狂”的抢救,孩子最终成功截肢,保住性命。

  惨状:小金华的腿已经没了形状“已经变成了一团肉泥,太惨了。 ”危情: “血压为0! ”“瞳孔放大! ”“心率160! ”“呼吸没了! ”营救:从接诊到上手术台只用了10分钟。担忧:截肢手术顺利完成,但他还没完全脱离生命危险。14时许车祸8吨重叉车碾过他右腿

  小金华是吉林省公主岭市人。去年,他辍学来到大连。小金华的父母在大连打工已经6年了。最近3个月,他们在大窑湾某集装箱装卸点内干活。小金华平时跟在父母身边,偶尔帮着工地内的叔叔阿姨跑跑腿。

  6月26日14时许,装卸点儿内正在忙着给一批集装箱落箱,一些重型机械正在紧张作业。突然,工人们听到一声惨叫:“叔叔!轧着我腿了”大伙循声看过去,却看不到人。再一找,把大家吓傻了。小金华被一辆8吨重的大叉车碾在车轮下,鲜血已经把地面染红了。

  大家跑到近前仔细一看,车轮已经从他的大腿根轧了过去。小金华的腿已经没了形状“已经变成了一团肉泥,太惨了。 ”工友们赶紧打120急救电话。几名工友七手八脚地找来一根铁丝,将小金华“呼呼冒血”的右腿在大腿根部捆了几圈。

 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,急救车辗转多地,最后将小金华送到市内某医院。但因为伤势实在太重,该院又马不停蹄地把小金华转到了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。此时,时针指在16时10分。

  当天下午,李鑫医生在急诊室骨科值班。当时他正在给病人问诊,听到急诊室门口一阵大乱,紧接着,一群人呼啦一下到了眼前。“救命!救命啊! ”李鑫定眼一看,也惊呆了:几个人推着一个孩子,急救病床车上,孩子的右腿被一个床单包裹着。

  李鑫意识到,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伤者。他扑到病床前,感觉一只小手抓住他:“叔叔!救救我疼。 ”小金华的小手冰凉,李鑫却感觉那种凉竟有一种“烧灼”感。

  说完那句话,小金华瞬间没了知觉。“失血性休克!”李鑫和在场的医生们几乎同时大喊。“血压为0! ”“瞳孔放大! ”“心率160! ”“呼吸没了! ”这样严重的伤者即使及时补血都“九死一生”。

  昨日中午,由于急诊室的严格规定,记者选择没有进去打扰小金华。李鑫进去探望后说,小金华状态还好,已经拔了呼吸机。 “他哭着说医生救了他,这孩子很懂事。 ”据了解,截至昨日,小金华由于各器官衰竭,随时还有猝死的危险。昨日,记者从小金华的父母处了解到,他们所在企业负责人已到医院探望过,并表示会积极帮助治疗。

  “这已经是目前我能想象到的最好的结果了。”回想小金华刚进抢救室时,拽着他的手向他求救的场景,李鑫说,如果再来一次,他线分钟内就上了手术台。不过李鑫和同事们也都对这场抢救做了总结“希望今后能挽救更多的人! ”

  “感觉所有的医生都发疯了。 ”亲眼目睹抢救的一名工友这样说,在他们眼里,第一次见到只在电视上才看到过的与“死神赛跑”的场面。

  急诊护士一连串喊出的数据,代表着小金华的生命体征已经几乎为0。“再过几分钟,他就没命了。 ”在测量这些生命值的同时,李鑫已经开始给小金华的右腿做应急处理。他发现,这条右腿已经完全“毁损”“只有皮肉、筋连在一起,骨头全碎了。 ”

  关键点是马上要把血止住,李鑫松开缠在孩子腿上的钢丝,快速地找到股动脉,用止血钳掐住。与此同时,输血已经开始,但孩子的伤口流出的血竟然已经是浅薄的液体:“那血已经颜色很浅,几乎没了红色,说明他失血已经至少2/3了。 ”

  “手术室怎么样?什么时候上?! ”李鑫喊着,他看了一眼墙上的钟:16时14分。

  李鑫所关心的手术室在这所医院的三楼,急诊室离手术室有一部电梯的距离。“当时接近傍晚时间,如果这孩子是上午偏中午来的,那就更麻烦了。 ”李鑫说,万一手术室内和其他患者冲突,一切就没那么顺利了“若有几秒钟的耽搁,这孩子就活不了了。 ”

  李鑫的担心没有出现,从小金华进入急诊开始,为最危重病人准备的“急诊绿色通道”就打开了:急诊室、放射线、检验科、手术室、麻醉科、骨科、血库这些相关科室的人在第一时间就接到了消息,一切诊疗程序全都让路,一条连接急诊室和手术室之间的“绿色通道”畅通无阻。

  “感觉所有的医生都发疯了。”亲眼目睹抢救的一名工友这样说,在他们眼里,第一次见到只在电视上才看到过的与“死神赛跑”的场面。

  “嘟”一声电话铃响起“上台! ”李鑫和同事们迅速将小金华送上电梯。

  医生们用“疯了一般的速度”完成了心肺复苏、止血、拍片、化验几项前期抢救,小金华上了手术台。

  小金华从李鑫等急诊医生的手中离开后,这些医生们长吁了一口气,每个人都是一身大汗。不过每个人的嘴上都是一句话:“这孩子能不能活下来? ”

  对于李鑫来说,此时脑海中浮现的是孩子在急诊室的整个抢救过程。“说实在话,很多年,我都没有见到这么严重的患者了,即使有,最后也都没活下来。 ”在医生们的眼里,小金华活下来,也是他们希望看到的奇迹。

  清创、冲洗、截肢、植皮楼上手术室内,仍旧紧张。各个科室的专家全都到场,抢救和手术是同时进行的,这让手术难上加难。威胁小金华生命最大的问题是,重伤两个多小时后,他不但失血过多,而且全身多个器官衰竭,血液中累积的毒素随时会要了他的命。“晚上8点30分,孩子下了手术台。 ”李鑫说,他一直关注着小金华。


金宝搏